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中心 > 人物访谈 >  大姨吗创始人:寻求商业模式的突破
大姨吗创始人:寻求商业模式的突破
  • 2014-10-08 13:22
  • 作者:佚名
  • 来源:财新网

在众多APP受到资本追捧的同时,其商业模式不成熟,缺乏稳定盈利一直饱受诟病。作为多方尝试商业变现,并获得一定成果的女性健康APP“大姨吗”创始人,今年仅28岁的柴可认为,APP商业模式的未来金矿不是电商和广告,而是用户的增值。

柴可的创业之路并不顺利。在大姨吗之前,柴可先后做了糖尿病社区、健康类垂直社区“友乐活”、按摩类问答应用“按哪儿”等,均以失败告终。

柴可此后又成立了北京康智乐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1月,定位于女性生理周期推算应用的女性健康APP大姨吗上线。柴可对财新记者介绍说,用了两年半时间,大姨吗已积累了一亿的下载量,5000万注册用户,3000万活跃用户。

快速发展的大姨吗获得资本方青睐。柴可介绍说,大姨吗累积融资已达4500万美元,估值约2亿美元。

2013年,大姨吗完成两轮融资,包括贝塔斯曼和真格基金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以及由红杉资本领投,贝塔斯曼和真格基金跟投的1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4年6月,大姨吗宣布完成C轮融资,金额为3000万美元,由策源创投领投,红杉资本和贝塔斯曼跟投。

大姨吗也在寻求成熟的商业模式,以获得稳定盈利。

在可穿戴设备方面,2013年9月,大姨吗联合智能数字健康公司PICOOC推出了一款智能健康体重秤 Latin;2014年3月,大姨吗与睿仁医疗合作,发布国内首款智能女性基础体温贴Raiing,并互通数据平台;4月,大姨吗与三星实现排他合作,内置于智能手表Gear 2,用户可以在手表上查看和管理经期健康档案。

大姨吗的触角还延伸到电子商务领域。今年6月18日,“大姨吗”与1号店合作打出促销活动,实现流量变现。大姨吗与大新伙伴合作推出智能防晒小助手,并在京东发起众筹。此外,大姨吗与宝洁护舒宝、拜耳医药、金伯利等日化用品达成合作,帮助商家进行数据调研等。

柴可表示,他创业的初心就是在健康上有所成就,这使大姨吗面对投资人谨慎筛选,尝试从用户增值服务方面实现商业模式的突破,重视刚性需求的满足、问题的解决等。

APP估值偏高

记者:大姨吗是最早获得融资的APP之一,三轮融资后,大姨吗估值约2亿美元,您对此如何看待APP领域的高估值现象?

柴可:我们认为估值偏高,但投资方面,没有投贵的,只有投对的,对的公司不一定贵。我们不是一家追风的公司,做游戏、做导购等。我们从2009年就开始做健康,也希望在健康上扎实的做事情。

在天使轮融资时,大姨吗作为唯一的行业前行者,没有可参考模式。天使轮融资中的徐小平、真格基金等都是赌了一把。到了A轮融资,大姨吗的溢价就变得很多了。

记者:APP领域一直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没有稳定的盈利,得到投资后,创业者会不会有投资方的压力,带来盲目扩张、急于变现的心理?

柴可:我们目前没有来自投资人的压力,我对投资人的选择非常严苛,投资人需要和我们的想法一致,站在统一战线。大姨吗的初衷是在健康上做事情,我们的强势是如何在女性和健康方面做得优秀,而不是流量。同时,我们也有优势,大姨吗的售药资质可以在一周内搞定。

记者:您如何看待移动健康APP的投资热?

柴可:2012年底,APP领域完成的融资都是千万级美金,但主要集中在社交领域。移动医疗和健康领域APP投资直到2013年才开始起步,发展相对较晚,逐步出现移动医疗APP的投资热潮。但现在有的公司会采取“较高”策略,不仅抬高了APP的身价,也抬高了竞品、参照物的价格。

目前,在移动健康方面,资本与市场还没有完美结合,存在两个问题。第一,公司质量参差不齐,部分创业者是移动健康领域的浪潮儿,目的是赚钱,拥有了投资和流量之后,就逐渐转向社交、游戏等领域。第二,现在存在技术和政策上的壁垒。有些健康问题需要软件加硬件的结合,数据的收集需要技术支持,医疗器械也需要政策的开放。

未来商业模式:用户增值

记者:APP的商业模式以广告、电商和会员为主,如何看待以上模式?大姨吗在商业模式方面有何计划?

柴可:首先,未来的金矿不是电商和广告,而是用户的增值。数据和用户行为的累积能够让大姨吗看到不一样的未来。

大姨吗希望能够在医疗和健康做足增值服务,努力为女孩解决痛经、不孕不育等健康问题。从2014年1月到6月底,大姨吗在80万女性的怀孕过程中提供帮助,这需要用户使用大姨吗软件,开启孕期模式,记录排卵等数据。一年的新生儿为1500万,大姨吗在半年做到了5%。

妇科疾病、痛经原理等问题不是依靠信息能够解决的,而最终,这些问题一定需要被解决。在大量数据和历史的积淀中,一些创新的药品和产品的是非常有想象空间的。未来也有可能是通过软加硬的形态,解决一个刚性问题,这不是广告和电商能够承载的服务。等到时机成熟,大姨吗有能力做线下产品。

其次,大家只看到移动互联网要有突破性的创新模式,但忽略了传统商业模式是可以复制的。这意味着,一方面只要用户数、流量可观,我们至少没有盈利压力,哪天实在做不下去了依靠这个也可以。另一方面,资本的信任在于公司对传统模式的突破,而不是游戏和广告。要在未来的健康领域实现真正的突破,现在就不是追逐盈利,而是追逐商业模式的突破。

记者:大姨吗近期的商业尝试包括与电商、日化用品企业合作,还在京东发起众筹,效果如何?

柴可:实际比预期好太多,这让大姨吗信心倍增。大姨吗做的数据调研和众筹是想了解用户对于软加硬的接受程度。通过智能防晒小助手,我们发现用户对于健康类软件的理解还在萌芽状态,期望值非常高,但理解度很低。

目前,在对广告主、广告形态有着严苛要求的前提下,大姨吗的广告收入达到了每月中间七位数的水平,比较可观。

目标仍是医疗

记者:如何看待社区的发展,社区是否有利于增加用户粘性,促进商业化发展?

柴可:社区是现世报,医疗是未来报。未来的财富不是社区有多活跃,而是社区的功能是什么,解决了什么问题。

在互联网中衡量一家公司价值的判断标准之一是会员用户数量和活跃度,这也是获得融资的重要条件。如果在医疗和健康领域仍然采取这个标准就显得太局限了,因为社区的活跃度可以通过运营获得,而医疗和健康本身的特点使其用户不一定是天天活跃的。以大姨吗为例,大姨吗曾经发放过免费演唱会门票,一天之内多达12万用户涌入,但这些流量都不是以健康和医疗为目的。

大姨吗的社区数据非常好看,拥有近三千自建群组,每天有100万独立活跃用户,生产几十万话题量。但这还没到让我们满意的地步,我们认为社区也是一种工具,需要解决问题。没有特色、不能解决问题的社区,只能依靠运营,没有了运营,什么都没了。

记者:移动医疗给传统医疗带来的是颠覆还是辅助?

柴可:肯定是辅助作用。移动医疗改变的是医疗服务过程中的不满意,而不是服务结果的不满意。比如,我们不会质疑医生的诊断、开药,而会对挂号排队的漫长等待和医生几分钟内看完病的过程产生不满。颠覆的话,等到未来远程医疗高度发达了,也许有可能。

记者:有人认为健康APP制胜关键在于与传统医疗的结合,您怎么看?

柴可:我特别同意,我认为这是现阶段现状,医疗收入源于医院和医生,逃不开这个闭环。但是,当医疗消费的主体结构从线下向线上分流的时候,就会发生变化。无效的线下医疗消费被线上低成本消费解决,并且私人医生、社区医疗、远程诊疗、辅助诊疗等技术成熟,那个时候摆脱了医院也能活得很好。

记者:大姨吗会受到政策影响吗?

柴可:大姨吗不仅会受到影响,也应该受到影响。医疗和健康是很严格的内容,但在健康APP领域,很多人是以赚钱为目的,如果不进行政策的约束和规范,该领域将受到行业性的毁灭。■

【责任编辑:少丽 TEL:(010)68476606】

标签:大姨吗  移动医疗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