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企业中心 > 飞利浦专区 > 专题报道 >  Vision&Mission:美国心血管临床数据管理经验分享
Vision&Mission:美国心血管临床数据管理经验分享
  • 2013-01-17 11:07
  • 作者:景琦
  • 来源:中国数字医疗网

目前,中国的心血管病患人数达到2.3亿,随着人口老龄化时代的到来,心血管慢性病患者人数和发病率都呈现逐年攀升的趋势。单从患者数量上而言,中国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临床数据大国,但就临床科研的成果和临床注册管理发展而言,与世界先进水平有非常大的差距。随着患者数据的逐年增多,大量的数据统计、采集、管理工作的滞后问题也突显出来。

究其根源,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各心血管医疗机构普遍缺乏先进的信息管理及信息挖掘系统,造成了只有“临床数据”而缺乏“适合研究的高质量数据”;其次,缺乏数据挖掘的专业人才和方法论,导致临床科研效率低下,造成了对科研经费和人力投入的极大浪费;第三,没有形成临床数据服务共享平台,多中心临床研究实现数据共享。诸多行业现状严重制约了中国心血管临床医学科研领域的发展,如何破除瓶颈迈向更高的台阶,把更好的服务反馈给心脏病患者,是心血管医疗行业每位从业者都要面对的问题。

针对这些挑战和中国心血管医生对高水平数据研究服务的迫切需求,飞利浦临床信息系统依据飞利浦IntelliSpace心血管专业数据库IT解决方案,与国内领先的提供全方位临床研究服务的组织机构北医仁智(北京)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提出了建立“全国性心血管临床数据共享平台” (National-CDR)的理念,并设计了相关的配套服务及业务模型。

同时,针对中国心血管医生对高水平数据研究服务的迫切需求,2012年12月9日,2012中国心血管医师大会召开之际,飞利浦医疗信息系统策划的“中美心血管临床研究数据服务”高峰对话同期召开。会议邀请了美国心脏病学学会(ACC)院士、ACC信息委员会主席、DUKE心脏中心教授及信息技术总监James.ETcheng教授、霍勇教授等中美顶尖的心血管临床专家,与国内众多心血管临床专家一道,充分交流了目前中国临床数据注册和数据服务管理存在的问题和建设NCDR的迫切性,共同探讨了利用NCDR平台进行质量评估、质量提升、注册服务、临床研究及教学的重大意义,并就如何借鉴ACC的经验在中国推进心血管临床数据注册及数据服务体系的建设达进行了深入探讨。James.ETcheng教授重点分享了美国心脏病学学会在过去15年间国家心血管数据库服务体系建设与运营的实践经验和所累积的成果,并对中国建设国家级心血管数据库给予鼓励和高度期待。HC3i记者会后采访了James.ETcheng教授和北医仁智总经理江龙,两位心血管领域的专家分享了自己关于在中国建立国家级心血管数据服务体系的深入见解。

 

James.ETcheng教授与霍勇教授深入探讨如何利用美国成功经验助力中国心血管临床科研发展

在我国,各类医院对临床数据管理方面都存在迫切的需求,我们急需外来优秀的数据管控方案来解决现有的医学领域瓶颈。James E.Tcheng作为美方专家分享了其在杜克大学和ACC临床数据管理方面的经验。

James E.Tcheng教授认为,虽然医疗信息化需要成熟的技术做支持,但如何与领导层达成利益共识是做好临床数据管理的首要问题。在美国,早已经有国家级的注册研究体系,数据质量的注册与评估,基于HL7组织的通信标准问题早已解决。“我们希望中国可以借鉴美国的标准,解决标准、责任划分等多个问题,这样可以少走十几年的弯路”,James E.Tcheng教授说。

就如何完成心血管临床数据库建设,James E.Tcheng教授就ACC学会举例说:“我们在40-50份的心血管病人数据中,只取出3份质量优秀的数据资料做调查研究。我们在保证有大量数据来源的前提下,提高数据挖掘的质量与效率,从而解决数据来源问题。在海量数据中,要懂得‘精简’的重要性。在收集数据的过程中,医生收集的数据只占所有数据量的10%,我们把简化医师工作内容当前提。数据采集工作不能大而全要少而精,这样数据管控的可执行性才会提高。中国拥有大量的心血管临床数据样本,如果能充分利用好这些数据将对中国心血管临床研究领域带来巨大的帮助”。

“作为领导层首先要有Vision(视野),我们才能完成Mission(任务)”,James E.Tcheng教授强调了领导力、对创新的激情以及科技手段在整个心血管临床数据管理过程中的重要性。

 

James E.Tcheng教授接受HC3i记者专访

北医仁智总经理江龙也分析了国内心血管领域的近况。江龙表示,中国是一个心血管临床数据样本大国,每年有30-50万的心血管患者被医院归档记录,大量的数据信息由于输入方式不规范、不统一,使得这些珍贵的临床数据不能有效的转化成科研数据,心血管临床数据被大量浪费的同时,还增加了医疗成本。美国有专业的数据收集团队完成此项工作,我们想让更多的决策层了解,中国建立国家级注册研究体系、国家级数据管控标准的好处与价值。“如果做好数据管理服务,受益的不只医疗领域,而是为全中国做了件惠民利民的好事”,江龙说。

就我国现有的心血管临床数据收集状况来看,数据管理服务的技术难度并不大,但如何让决策层了解数据管控的主要性,如何吸取国外先进的经验技术,还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有了决策层的认同,后面的资源支持和数据管控执行才能有序推进。 

James E. Tcheng简介

James E. Tcheng,医学博士、美国心脏病学院院士、美国心血管造影与介入协会高级委员、美国杜克大学医学中心医学教授、杜克大学医学中心社区及家庭医疗(信息系统)教授。他担任心脏病学部绩效提升总监、杜克大学心血管诊疗信息系统(即杜克心血管数据库)总监、杜克心脏中心信息技术总监、杜克健康系统医学知识架构师、杜克转化医学研究所生物医学信息中心总监。

【责任编辑:well TEL:(010)68476606】

标签:心血管临床数据管理  James.ETcheng  
  • 分享到: